8月29日上午,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举行。在产业论坛环节,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做了主题演讲。他指出,AI将带来第四次工业革命,并通过在各种不同行业中的应用,在制造方面、机器人方面、无人驾驶方面带来很大的价值,从而重塑各个行业。

演讲中,李开复提及AI在传统行业的渗透率只有4%,普及状态就和当年的“黄页”是一样的。而众所周知,马云先生的第一次创业就是“中国黄页”,那个时候互联网普及率就只有4%。

这意味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对于企业也好,创业者也好,这个领域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时代机遇。

在谈到AI产业在上海的发展时李开复表示:“上海是金融中心,金融又是最适合与AI结合的应用。此外,上海拥有众多知名高校,这也意味着人才的大量聚集,对于AI产业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李开复透露,创新工场的子公司创新旗帜,将在本周在上海落地。


以下为演讲全文:

尊敬的陈市长、王部长,各位嘉宾,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AI+”时代的到来》。“互联网+”曾经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口号,今天我们要讲的是“AI+”。

“AI+”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的每一波浪潮当中,我刚刚从日内瓦回来,和施瓦布教授交流,我们看到的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在过去的蒸汽机、电气化、信息通信技术和互联网基础上,AI将带来第四次工业革命,AI在各种不同行业都有应用。

在我的书《AI未来》当中,我们描述了四波“AI浪潮”:

AI是数据驱动,海量的数据是AI成功的要素,所以第一波浪潮一定是互联网数据的这一波。第二波浪潮是金融和很多其他的有标准化产品机会的各种领域,所谓的商业智能化,数据仓库。第三波浪潮是AI将有眼睛、耳朵还有更多传感器可以听到,感受到人类更多的信息。第四波浪潮AI将能够动,有手有脚,有轮子,在制造方面,在机器人方面,在无人驾驶方面将带来很大价值。所以它将重塑各个行业。

从互联网进入商业,进入实体世界,进入全自动的智能化,我们可以看到,下面的各个领域几乎涵盖了人类社会的所有的商业领域。所以“AI+”就是把AI赋能到这四波浪潮当中的一个机会。

另外我们学术界朋友谈的一个重要话题就是深度学习是不是走到底了?我们做科研的人是不是该启动新的科研课题?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深度学习进入了成熟期,我们在产业界开始使用它,但是在学术界确实需要再发明更多更好的技术。

这个话题的另外一面在于,虽然说我们在学术界要发明更多更好的技术,取代深度学习的技术,但是这是不可预期的,因为科学发明无法预期什么时候发生。但是非常确定的是在工业界和产业界,我们把深度学习发扬光大还有非常大的机会。

一个研究告诉我们,AI在传统行业的渗透率只有4%,如果说我们对比前两次巨大的革命,我们今天的AI的普及状态就和当年的“黄页”是一样的。“黄页”大家都知道吧,马云先生的第一次创业就是“中国黄页”,那个时候互联网普及率就只有4%。

这一方面意味着AI应用还非常少,另一方面意味着,未来发展的机会非常大。虽然我们看到AI在安防等领域有一些落地,但实际上我们只要问周围的企业家朋友,你的公司有没有全面使用AI,我相信96%的回答是“No”。

如果说从我们投资角度来划分AI的四个时代,我认为分为:AI技术时代、AI B2B时代,AI+传统企业时代、以及 AI 无处不在的时代。

最开始AI是很难的,只掌握在非常顶级的博士手中。慢慢的它越来越好用了,最近在创新工厂我们做了一次培训,仅仅4周的时间,我们招了600个当届的学生,让他们做出了包括无人驾驶、对话机器人等顶级应用。这意味着AI门坎在下降,AI技术平台越来越好用,所以AI普及带来了更多工程师,他们可以赋能更多行业,这是驱动的一个重要力量。

回到四个AI的阶段,我们可以和互联网时代对比。

我们记得20多年前,互联网貌似是一个黑科技,当时雅虎等都是让人不可想象的技术,这些技术大家非常快的掌握了,我们开始买Web Server等互联网内部服务器的一些软件。

再下面各个公司就建立了互联网部门,有了互联网专家来帮助公司寻找方向。当时我在微软,我们就建立了一个互联网部门,专门教公司的人怎么切入互联网,但是这个部门很快解散了,因为互联网无处不在。随着技术的普及,一定会从黑科技走向一个无所不在的过程。现在我们正处于第二和第三个阶段中间。

什么是黑科技时代呢?我非常有幸98年在微软中国研究院(现微软亚洲中国研究院),带了一批我的同事们做了中国最早的AI的科研人员。在2005年,又带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工程师做了很多好的AI工作。

非常有幸,我在黑科技的时代接触到了很多伟大的公司,包括很多在座的朋友们,当时是一个以科研为主,以博士主导,把AI技术作为切入点,再去寻找商业应用的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AI公司开始做2B产品,比如说保险、银行、客服、金融、教育领域能做什么产品,教育产品能卖给学校,金融产品卖给保险公司五世或者银行,包括我们投的第四范式、旷视科技、追一科技、迅策科技等等,他们都是行业的产品的领跑者。

非常有幸,创新工厂投出了60家AI公司,其中有5家独角兽,未来一年还会有3-4家独角兽诞生。这是第二阶段,把AI做成产品,变成2B的应用。

第三个阶段,普华永道认为2030年AI将给全世界带来大约100万亿人民币的GDP提升。在中国,我们看到大约是在200万亿人民币左右,其中40万亿左右是AI赋能达到的,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一方面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所以要赋能AI的各主要传统行业。但是话说回来了,我们想想今天的AI独角兽,包括我们投的5家,包括今天早上的商汤科技,包括在座的科大讯飞等等的公司,都是很伟大的AI公司,但是这些公司一年就是几十亿的收入,如果说我们在国内要创造50万亿的价值,这绝对不是再去创1万家公司可以带来的。

这些AI公司会继续创造价值,但是更大的价值一定是要把AI价值赋能传统行业,如果说2030年我们是传统行业是近200万亿规模,我们只要在这个基础提升20%、30%、40%,就可以达到50万亿的规模,50万亿的价值一定是来自于AI赋能传统行业,一定不是来自于黑科技,这是一个巨大的差别。